Alex

我们隔着迢遥的山河 去探望祖国的土地。

士兵突击 八一

  “班长,八一快乐!”

  “哟,你说班长这前两天还惦记着你呢,今儿个你就来电话啦。”史今捧着手机笑得像个久别儿子的妈。屏幕那一边许三多顶着乐得开花的脸,脸上镶着一副白牙。他样貌随着年龄增长肯定有变化,但他的白牙给他保留了以前的特征,让熟识他的人看了就知道,就要感叹,许三多也还没变,还是我们认识的三多!

  “黑了,这一年一年的,班长也快认不出你了。瞅你那下巴颏子,最近又忙任务没好好吃饭吧?”

  “任务紧,没事。我们挺好,我跟成才都好!班长你们也中吧,生意还顺不顺利?”乡音都蹦出来了。

  “都好,挺好,你不用惦记着我们,啊?”

  史今想起来一件事,于是他万分喜悦地对屏幕对面的少校同志道:“前天朱日和基地阅兵,你们也去了吧?”

  “对,我们去了!成才吴哲都去了,是袁朗和齐桓领队!还有我跟你说过的好多战友。”

  “我俩都看见你啦。资历一流的特战老兵同志,许三多,班长给你敬个礼啊,祝你八一节快乐!我俩都挺想你的!”

  许三多几乎是跳了起来,左手举手机右手啪地一下回了一个最标准最有力道的礼。两年爱护情,终身战友恩,十一年了,许三多心底最柔软的一片,依旧是给他永远热爱的史今班长的。


  史今眼角都快要泛了泪花。当年的三多早已长大了,是一名成熟稳重的合格军人,这一点史今自己一年一年地愈发笃定着。他不由想起自己留在军营里的青春,想起钢七连,那存在梦里的七连!三班长看见自己最无畏最快乐的日子,他从来不让自己任性的,今天可以好好释放一场了,为了怀念,为了过去的记忆。他史今从来是在别人哭泣的时候给人安慰的那一个,像老妈子,史今想到这点又笑了。他立马意识到,自己三十多了,怎么还哭呢?得笑,今天又是好日子。

  伍六一在外屋给不断打来的许多客人回消息回电话,史今关了里屋的门,把院门打开。

 近期恰逢高温假,正是旺季的时候,有几个客人过两天准备上山,今天照常来训练。知道他们是退伍老兵,这几个小年轻十分郑重地向他们敬礼祝贺,史今很高兴地谢谢他们。


  今天电视上是《歌声飘过九十年》,昨晚上还在看着晚会,那电视上唱的还是我的祖国一类的老歌。经过了岁月的沉淀它们很有力量,可伍六一更爱听爱唱《小弹壳》,《练为战》这样的近代队列精神歌曲,他更喜欢这一种的精神气!他在人前不爱唱歌,但在他的班长跟前可以放开了唱。


  “……每当我听到《怀念战友》,我就想起,我那同吃,同住,同战斗的战友们。我亲爱的战友,你们,都好吧?” 

  电视上的老兵每字每句都充满了深情,这就是史今和伍六一的心声。感慨,思念和欣慰揉在一起,因为他们这一对寝室同步的战友,还在一块,并且将一直这样下去。他们会同享对部队、对故时战友的牵挂,每每想起过去的时候,还有个人在这里。

  史今注意着伍六一挺得板正的腰背。伍六一的腰没有好过,以后恐怕会往严重方向走;史今一手拽个垫子靠到他腰后,一手拍他肩示意他放松点。当年伍六一身上的伤病后来被史今陆续发现了,早在得知六一伤了韧带痛失老a资格时史今就悔得磨牙根子,自己怎么就没把六一照顾好?怎么就没能一直扳着他逼他注意身体?那会儿为了拉扯三多,很多细节顾不全六一了,这有他班长史今的责任!如今史今见他年岁增长,身体机能肯定不会如前的,他心疼。尽管有自己照顾,史今还是哪怕一丝一毫都要留意,也尽量不让伍六一上医院受罪。

  伍六一揽着史今。

  “十一年了。日子真不抗过啊。”

  “这是咱们一块过的第十七个八一,班长。”

  他们换上了当年的军服,它们一直被他俩珍惜地收在柜子的最高一格,洗熨得利索服帖;两套军服就等着每年八一十一的时候出来透气,活动活动筋骨。伍六一和史今互相照着面,整饬仪表,他们一如既往地要在晚饭后上山间转转。两件军装的肩膀上没有衔了,穿它们的两个人面色上有了一点岁月的痕迹,可他们依旧年轻,朝气不减;身子骨利落得很,还像当年的样子!

  再过十年几十年,也还是这个样子。

  听史今描述了许三多那一通视频通话,之后伍六一说,两年班长恩,三多这小子这辈子都得记着。

  他的潜台词是,班长你对我的恩情,加上咱俩五年的缘分,我伍六一可不止要记这一辈子,我往后八辈子都要再跟着你。八辈子的班副。

  三十而立。再过多少个八一,都是寝食同步有难同当,家长里短细水长流的八一。八一,对于班长班副来说,早有了不止意味着奉献和保家卫国的珍贵意义。




评论(4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