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ex

我们隔着迢遥的山河 去探望祖国的土地。

【士兵突击】无题

    “班长,今天教的那招锁喉,是这么使的不?”

    伍六一从后边虚虚卡住史今的脖子,摆好动作问他。

    “欸,对了。你这胳膊得再使点劲,得把我卡得光顾着解你的绑,不然---”

    只听史今哎的一声,像是被他格得身上哪儿疼,伍六一一愣,趁他一愣神,史今两手一别,竟把伍六一铁棍似的俩胳臂卡开了。伍六一觉得右手腕被扣住,他知道制住他的人打算把他的臂往后边拧---擒拿最利落的一招。他呵呵一笑,顺着那股劲要往地上伏:“班长,我服了,服了。”

    史今开口指教他:“你看你分神了吧。这就不行。”

    伍六一听罢,又试一遍:“这回呢?”    

    “好小子,”史今欣喜,“领会得不错。今儿咱班里,这得数你学得最到位。”

    这个当口伍六一在他背后,光听见史今高兴的话音,没看见他班长那一弯月牙似的眼睛。不过这也够了。伍六一问着其他几个战术要领,扣在一起的手臂慢慢松下来,环在史今胸前。

    伍六一想起从前。男娃当然打过架的,他伍六一上榕树方圆四五里没有敢欺负他的,他也不欺负别人,就是不服管。以往为了教训那些偷村头张嫂家的鸡的那帮狗东西,伍六一没少挨娘的数落;数落完了,娘又缓和下来,颇自豪地把她家那虎生生的小子安抚安抚。他娘觉得这到底是伸张正义,六一这孩子心好,人善,脊梁骨硬,能成气候的;至于不服管呢,总能遇见管得住他的人吧。

    回想起过去,伍六一没什么太大的体会。那会犯的许多浑,现在让他自己评价就是:“幼稚”,他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好好当兵。


    史今简略讲完几句,见伍六一环着自己听得入定,觉得好玩。

    “咋,不想撒手啦?嘿你不撒手我也有法子对付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还没落地,伍六一正傻听着,就觉得两臂忽的一沉,猛然发现班长竟然两腿离地,挂在自己身前。这一打眼就是一秒的事,伍六一反应本来是很快的,但他前一秒正沉浸在思绪里头,一下猝不及防害得他慢了一拍,想把班长搂紧以免他摔到地上又来不及,只好赶快曲了腿,想要蹲跪下去护住他班长。

    伍六一这套“护花”的动作完全出于本能,但他这个本能害得他忘了自己班长的能耐了:史今那只是虚虚一晃,早在伍六一弯下膝盖的同时就已经伸腿立直站稳了,胳膊一伸把伍六一也从离地40厘米处拽了起来。伍六一给拽得差点扑他怀里,他站稳,很不好意思地挠着脑袋。

    “你看六一,我说你什么来着?还欠练吧?”

    “是,班长。”伍六一想,刚才那下,真漂亮。他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“走吧,带你上操场练练,给你开开小灶去。”

    伍六一眼睛都要眯起来,胸膛里开了花一般,追上史今下楼去了。

这是午休时间,吃完午饭的兵们三三两两地回来了,操场上风吹树叶响,阳光照得可好,可暖和。

    早入秋了。

    伍六一想起去年这个时候,新兵 下 连还有个把月,早得很;然而新兵蛋子伍六一已经在琢磨,等到下连,自己说啥也得分到史排长那儿去。不用想,肯定能分去,自个表现很好,但必须更好,才能叫班长瞧得上。他兀自笑得快活,心里美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那会儿也是这样的天气,休息时间的新兵营帐里,史今史排长教他们唱军 歌;唱着唱着被歌曲感染,一帮大小伙子竟然有不少红了眼睛,他们抹着男儿泪,之前的豪情壮志奉献祖国一大部分成了马尿,擦在衣袖上。这不奇怪,新兵少有不想家的。史今史排长也照例的于心不忍,柔着声音安慰;他当兵一年一年,自己的心也一年软比一年。

    伍六一看不惯。他想:熊样!哭啥哭?丢不丢人?给不给咱排长丢人?

    新兵们哭,大多是想家,想爹想娘,竟然还有挂念后院一窝新生小鸡崽儿的。伍六一前一晚听对铺念叨的时候,险些被他笑掉大牙,但他在排长面前可要保持形象,要严肃。


    伍六一心里想着,脸上依旧憋不住微笑。他伍六一当初可不因为想家就流马尿,他有排长。他敬佩的排长已经是他敬爱的班长。

    希望日子就这样过下去。这样多好。


END

分享一首我喜欢的歌---《当兵的那一天》小曾,这是一个新兵的心境,感人



评论(4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