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ex

我们隔着迢遥的山河 去探望祖国的土地。

曾经的小清水有一个家。
后来小清水的家没了,她抱着自己仅剩的熟悉物件,一只兔子布偶,从林子里跌跌撞撞地走出。
再后来她又有了家,这个家随处可见各式枪支弹药,于是清水的玩伴从布偶变成了枪。什么枪她都玩过,玩得很利落。
寄人篱下,懂事听话是硬道理。清水聪明,渐渐地得到养父的嘉许,什么任务交给她 只要上了手就一定出色。不长眼的子弹,血肉横飞的凄厉,她都必须习惯。
就这样长大了。清水爱看书,因为书上有平日生活里难得见到的美丽颜色。干完活回来她往弹药箱上一坐,装备也不卸就先看书。着战备服的清水看起来很飒爽,其实她应该穿着花裙子的。

清水坐在漫撒阳光的棚屋里看她的书,看得只知道微笑。她看自然动物的书,这在野外很管用;她尤其喜欢鸟类科普,林子里的鸟儿全能叫得来名字。她养鸟儿,它们顶着太阳振翅的声音好听极了。
清水咬着手指,脸上还有无邪的模样,还是个孩子呢。

别人问她原来有家没有?她说不知道,不记得,那时候太小了。
可她真的什么也不记得吗?小清水记得自己的爸爸妈妈,记得她十几年的生命里见过的第一把枪,记得开枪人的面目,记得棚屋底下搂着她安慰,救她一命的那个人,好像爸爸。


十年的岁月里 清水越来越明白,她的新家里有已经刻入记忆的血海深仇。她在这里继续活着,一天天地变得忧郁。以前的书不再看了,布偶给了孤儿院里她最疼爱的小姑娘;新的孩子们跟清水一起喂小鸟,开心得很,像小时候捧着书的她。
在清水生命的最后一刻,她也看见了振翅的小鸟。她觉得很遗憾,因为再次见到救命恩人没能以命相报。
清水安静地望着天空,天空蓝极了,小鸟飞得很快很高。

评论(9)

热度(22)